和一只鸟的告别

Posted by Harid七月 - 21 - 2010 Leave comments

最早应该是从过年之前,我的床头多了一个可爱的小伙伴。它每天晚上准时的回来,并且安安静静的,和我一样,守候着秦岭脚下夜的深沉与孤寂。

西安的冬天算是冷的了吧,至少对于我这个南方来的算是了,宿舍的暖气则给了我最温柔的慰藉。每天晚上伴着头上水管里水的流动声,我总是能找到一种最原始的感动,仿佛自己真的就置身于秦岭之中了,而被大气的秦岭所包容是那么的蹈循道迹。孟浩然的“浩然之气”、诗仙的逍遥姿态、太乙峰的晨钟暮鼓、蔡伦的洗磨砂纸……,无一不让人神迷,令人追寻。当然,最最让人无法抗拒的,始终是秦岭山的大智无言和水的泠泠清明。

从秦岭走出来的人,叫做秦人。他们是一群眼界非凡,意志卓越,并雄心高于天下的人。他们从风翔清风镇像一只绝伦的凤凰翱翔于九洲高土,放眼天下,深信执九尊者舍我其谁!他们在咸阳停下了征伐的脚步,在这个进可以掌控中原,退可以安守西疆的地方,秦人开始了他们真正的基业。这基业,像星星之火瞬间燎原。凤翔,一语成谶,他们真像凤凰开屏一样,让万世景仰。而那时的秦岭,和今晚一样又很不一样,我该如何去读你?在这个将别的时候!

从秦岭流出了两条河,一南一北,北边的叫“渭河”,南边的叫“汉江”。她们的名字都是如此的朴素,但我知道只要说出她们的任何其一,皆可令人心寄温存,感激万分。汉江,成全了“天府之国”;渭河,则更是养育了泱泱华夏!八千年前,陕西业已有人耕种黍粒,八千年,对一个山系来说,我们不知道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这八千年,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我想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答案。就我而言,我表示理解秦岭的静默,因为我们的生命于八千年相比,毫毛不当,我们的勾心斗角、我们的爱恨恩仇、我们的尊宠荣辱,等等等等,有什么大不了?想起了庄子的故事,他说有两个国家为了一块土地而开战,而这是怎样的两个国家呢?其中一个住在蜗牛的左犄角里,一个住在右犄角里。真真的是“生又何哀,死又何苦”了。中国人从来都离不开山、水,这也是中国人很少有信宗教的原因吧!山是智慧的,水是哲学的,每个中国人骨子里都是这两种元素的杂糅体。亲爱的秦岭,我理解你的意思,可是我该如何权重二者于我的意义?

半年前,我的床头来了这只小鸟。我依旧清晰的记得那晚,那晚它很惶恐,虽然有了温暖的环境,但是它似乎知道这温暖意味着什么。是啊,它和我是如此的近!我甚至可以触摸到它,当然,我并不会那样做。我没有权力亦没有那个狠心去抢走它的温暖,就像我们从大自然得到温暖一样,不管是心里的,还是物外的。正如秦岭教给我们的,每一个生命虽然短暂,却如此神奇。一只鸟的生命更短,好像只有一年多吧,而它竟然陪我走过了半年之久!

现在,我已和这些告别了,包括秦岭,包括这只小鸟。我会在心里感念秦岭的大爱,在我的短暂生命中活出自我。同时,我真诚地祝福这只小鸟,感谢这只小鸟!希望这儿的下一位朋友能依旧理解你的感召!

别了,我的鸟!


   声明: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星期九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转自《和一只鸟的告别

  1. “从秦岭走出来的人,叫做秦人。他们是一群眼界非凡,意志卓越,并雄心高于天下的人。他们从风翔清风镇像一只绝伦的凤凰翱翔于九洲高土,放眼天下,深信执九尊者舍我其谁!”
    啧啧,俺是秦人,你懂的~~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