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醉与迷狂

Posted by Harid十二月 - 20 - 2010 Leave comments

渐黄昏,

片片红霞,

一盏皓月,

几点星辉。

西风古道人而醉。

思酒非因风月,

折损病中身。

正酣时,

增广清明,减字闷嚣,

似醉?非醉!

一身轻也无它,

从教坠!

昆德拉很喜欢这样的两个词~牧歌、迷醉。

牧歌应该是个不错的词,虽然到现在我还追寻不到它的确切内涵,但也正因为这样,我迷醉在对它的追寻中。

迷醉其实更多时候应该不是个好词,对任何东西的迷醉都似乎是在自我迷失,或者是心的虚空,让人不堪其轻,转而在迷醉中去定位自我的价值。而往往,迷醉让心也没底!但,迷醉却能使人经历某种牧歌!

较之“迷醉”,或者柏拉图所描述的“迷狂”更让人喜欢。

什么是一种迷狂的状态呢?

斗酒诗百篇的李诗仙醉酒后的那种状态;

印象派的梵高画《向日葵》的时的那种状态;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纳什发现博弈论之前的那种状态;

“死”了一年为写《复活》的列夫•托尔斯泰的那种状态;

把手表扔进塞纳河的安培的那种状态;

…………

我一直认为能进入一种迷狂状态是很幸福的事情,至少能Follow自己的心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并在为之奋斗着。

   声明: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星期九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转自《迷醉与迷狂

  1. 看得出来Harid执着疯狂的人啊~肯定是认定一个目标就一定让它come true哈 😆

  2. 最后一句话是亮点,要不咋这么多穷人呢,因为都没进入迷狂状态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