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得而同情比什么都可怕

Posted by Harid七月 - 16 - 2014 Leave comments

看了老谋子的《归来》,又在豆瓣上看到一些关于《归来》与原著的不同的评论,了解到原著对文革那段历史在陆焉识身上有比较真实的还原。我于是决定将严歌苓的原著《陆犯焉识》看一遍,利用这些文学作品对那个时代的底片印记来偷窥一下那个时代人民的生活,同时也算做对敢于记录那个时代印记的作家的精神支持。

对于这样的一些年代,我们不曾经历,但是我们完全有必要了解。不仅了解发生了一些什么样的影响比较深远的事件,更需要了解那些事件背后、整个时代里面,最帖近大地的人民的真实生活。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的局限性,我们难以跳出该局限性去看清当时。就像《苏菲的世界》里魔术师手中的那顶礼帽中变出的兔子,不,我们更像那只兔子身上的跳骚,我们甚至无法爬到兔子的毛发之外去看到兔子,更别说能跳出礼帽而看到魔术师了。但是,局限归局限,我们可以通过历史长河中的一些前车之鉴去规避很多本可以绕过去的高坎。“以铜为鉴,可正衣冠;以古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历史作为一面镜子,对我们了解当前局势、国际大环境及在对个别事件的解读上,会有更深邃的分析力与眼光。而作家,就是一个个的史学家。他们或许只用自己的笔头记录了那么一两件事,那么一两个小村庄,但是他们所记录的,大凡都是有血有肉、有悲有喜的个体,这些存活于文字中的一个个个体,为我们拼凑出了一幅幅或生动活泼、或悲戚沉重的时代画面,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了解世界、了解同类、了解自己的窗口。而了解这些,不仅仅是“悟已往之不谏”,更重要的是“知来者之可追”,让我们可以走得更远。

说了这么多的废话,其实我想说的就是,《陆犯焉识》一书所描述的那个时代,是很特别、很值得我们记住的时代,以我的认识来说,我认为我们都必须记住那个十年,知道那段时间在中国大陆上发生过什么。中国人,经过几千年君主制度的洗礼,埋进我们骨子里的,是尊卑之分,阶级之别。我们特别容易进入一种个人崇拜,特别容易从众而为。所以我们必须能够清醒地认识到我们身上的劣根性。“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只有面对,才会懂得,只有懂得,才有资格评判。

严格来说,我不是一个愤青,而且我比较讨厌愤青,愤青大多其实只是诠释了什么是“粪青”,他们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容易走极端,而这,是非常不好的。

“不懂得”,就是这么一种状态,未曾经历,并且未曾深入了解。比方说,我们未曾经历父母辈、爷爷奶奶辈所经历的时代; 比方说,我们未曾经历印尼海啸;比方说,我们未曾经历艾滋病;比方说,我们未曾经历同性恋;比方说,我们未曾经历贫穷; 比方说,我们未曾经历食不裹腹;比方说,我们未曾经历战争;比方说,我们未曾经历权术……我们未曾经历的太多太多!

我们未曾经历,而且我们没有主动去了解,或者无法通过可靠的渠道去了解。这个时候,我们是没有资格评判的。

我们或歧视、或同情艾滋病患者,对于歧视者来说,他们不曾深入艾滋病患者或者说绝大多数艾滋病患者的内心,感同深受Ta们的无助与无奈。看了比尔盖茨夫妇2014年在普林斯顿大学的毕业典礼的演讲,盖茨夫人颇有感受地谈到她在印度了解到的那些贫穷、身患艾滋的性工作妇女的生活。绝大多数时候,不是她们不堪!对于同情者来说,不曾了解艾滋病患者背后的故事或者说深层次原因,同情亦无法慰藉心灵。

多年前,“犀利哥”因为某记的拍照一夜爆红。该名记者,当时出于同情心,或者说好心认为犀利哥太可怜了,他觉得他可以凭借手中的相机、手中的笔去帮助他。可是他不曾想过,照片中犀利哥那恐惧的眼神,以及后来对其行讨生活的扰乱,是的,行讨即是其生活,未曾交谈,凭什么认为自己一张照片可以“帮助”他。

“不懂得而同情比什么都可怕”是《陆犯焉识》一书中即将结束的时候的一句话。陆焉识是不需要别人同情的,他需要的是什么?我觉得我们可以在心里有自己的看法,对于我来说,我觉得他需要的是所有我们其它人的自我反省。

还有一句话,我觉得非常好——“同理心比同情心,更重要!”

其实,我们的关键词只是一个,即——真相!

 

   声明: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星期九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转自《不懂得而同情比什么都可怕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