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不可承受的生命之轻’

考察下面的这一悖论:毁灭的作者也是牧歌的作者。 ­ 以小说话语的质疑本质为标志,只能通过采用某种语认对位法来加以表达,且不断超越自身,导向其反面,使其最终变得不确定,因此也就变得更为丰富、迷人。…《笑忘录》..对建立在和谐基础之上的幸福的这份渴望,我们可以将之称为他们的“牧...

[Read more...]

分享按钮